請在Chrome、Firefox等現代瀏覽器瀏覽本站。另外提供付費解決DEDE主題修改定制等技術服務,如果需要請 點擊 加我 QQ 說你的需求。

贏咖2怎么開代理白帽 黑帽seo

每日一貼 小工

贏咖2怎么開代理「主管Q:712004,微信同號」

縣長熱門人選80后,沒想到留置通知書比任命書更早到達  “這里面只有收了錢的人才會進來,我哪里收了錢?我馬上要當縣長了,這肯定是誰在害我!”2020年8月28日,在被帶往留置點的路上,江西省廬山市委原副書記周麟焦急地和辦案人員爭辯著。  就在此前不久,周麟還是縣長的熱門人選。他沒有想到留置通知書比正式任命書更早到達。這位年僅30歲就當上縣委常委的年輕干部,剛開始對身邊人“一手給錢、一手辦事”的直接請托能夠保持警惕,最終卻沒有抵擋住“友情”的糖衣炮彈。2021年1月,因受賄126萬余元,周麟被判處有期徒刑3年7個月,并處罰金30萬元。  熱衷社交背后的隱患  談到周麟,九江市紀委監委的辦案人員對他印象頗為深刻。這不僅僅因為他是九江市近15年來查處的最年輕的處級干部,更在于他與人交往的方式。在辦案人員看來,周麟說話很客氣,沒有官架子,會交朋友,也愛交朋友。為官十幾年間,這一為人處世的特點是他的優勢,后來卻成了他的弱點。  1980年出生的周麟成長在一個干部家庭。大學畢業后,他選擇到體制內工作,從街道干起,后被提拔為九江市廬山區(2016年改為濂溪區)團委書記。2008年,27歲的周麟被任命為該區姑塘鎮鎮長,一年后出任虞家河鄉黨委書記。  當時正值九江市區向東擴展的階段,姑塘鎮和虞家河鄉是城區建設的前沿地帶。抓好當地經濟發展工作,對于從未在農村生活過的周麟來說并非易事。但他善與人打交道的性格給工作帶來了很大助力。虞家河鄉時任鄉長回憶稱,周麟“很隨和,很好溝通”,到任不久就和當地干部打成一片。他朋友多,飯局多,時常能夠邀請做企業的人到本鄉走走看看,推動招商引資工作。  謙虛和氣為周麟換來不錯的人緣。在矛盾最多、難度最大的拆遷工作中,周麟得到了不少當地人的支持。比如,在鄉鎮有一定影響力的建材行業企業主蔣某某和李某某主動幫助政府做群眾工作。在他們的協助下,拆遷工作不僅順利完成,而且創造了40天無一例上訪的記錄,成為周麟仕途上濃墨重彩的一筆。  擅長社交既幫助周麟打開工作局面,也在不知不覺間開始給他帶來負面影響。拆遷過程中,蔣李二人成了周麟的朋友。審查調查發現,周麟收受的賄款中,有不少來自蔣李二人。此外,從鄉鎮開始,豐富的社交生活就一直填充著周麟工作之外的時間,他享受社交的感覺,將飯局上聊聊天、吹吹牛視為一種放松。在廬山市工作后期,他甚至給人留下了熱衷吃喝的印象。  【執紀者說】走上仕途后,周麟很好地發揮了擅長社交的優勢,在基層一線工作中取得了不錯的業績,與此同時,他卻忽視了與人交往過程中可能存在的風險。可以說,在鄉鎮工作期間養成的社交習慣,以及結交的一些商人朋友,都為他日后的違紀違法埋下了深深的隱患。  前期“一帆風順”少的是停頓積淀  如果給周麟的工作經歷劃分階段,成功提拔副縣級干部,是他為官生涯的關鍵一步。2011年,30歲的周麟通過競爭性選拔成功入圍九江市副縣級領導干部任用人選,并被任命為星子縣(2016年改為廬山市)縣委常委、縣委辦公室主任、縣委統戰部部長,成為九江官場上耀眼的“政治明星”。“少年得志”、“前途不可限量”的聲音,在他耳邊此起彼伏。他的心中滿是激動、得意和榮耀,立志在新的崗位上撲下身子好好干番事業。  不過,表面的光環和現實的遭遇卻形成了“反差”,由此造成了周麟心理上的“落差”。星子縣是九江市人口小縣、財政弱縣,周麟發現,縣委辦公室主任負責的開支只有他在鄉鎮時的三分之一。職責上,他只是縣委書記的助手,似乎還不如做鄉鎮主官那樣有存在感。加之星子縣遠離市區,周麟平時幾乎不能回家。自己雖然級別變高了,但實際收入卻有所下降,想給孩子多報培訓班都要精打細算。周麟的意氣風發被現實潑了一盆冷水。  他本想找朋友聊聊天,排解一下心中的苦悶,卻無奈地發現,但凡有點交情的朋友,在自己當上縣委常委后,“三句話不離請托辦事”,吹捧奉承之外,全無情誼可言。周麟感到厭惡,他們只是盯著自己手中的權力。事實上,朋友只談利益不談感情的狀況,長期伴隨著周麟,并隨著職位的提升愈發明顯。“現在回想起那段時間的心態,既膨脹又迷茫。職位越高,我卻感覺越孤獨。”周麟對記者說道。  只有兩個人沒有讓周麟厭煩——他在鄉鎮工作時結識的蔣某某和李某某。周麟甚至說,“參加工作以后,應該只有他們兩個算得上我的摯友了。”  與其他直接用錢向周麟示好的老板不同,絕大多數時間,蔣李二人對周麟只談感情,不提要求。在周麟看來,他們爽快大方,不給自己惹麻煩,還是難得的傾聽者。他們帶周麟逛街消費,和他套近乎,但并沒有表現出要他幫忙辦事的意思。有時他們會主動提醒周麟,與某某老板交往不要過于親密,以免帶來不必要的麻煩,如果生活上需要錢,可以從他們那里拿些用。有一次,因為工作繁忙不能照顧家人,周麟表達了不想繼續干下去的想法,蔣某某適時鼓勵他,你還年輕,起點很高,現在放棄大好前途未免可惜。  十幾年的交往中,周麟感到,蔣李二人是真心為他著想,焦躁時予以安慰,失落時提供精神支持。周麟升任星子縣縣委常委后,每年春節,兩個老板都會到他家拜年。李某某后來還管周麟的父母叫起干爸、干媽。  在周麟心里,友情產生的信任已經蓋過了他對政商身份應有的警覺。  【執紀者說】與周麟同一批被提拔的副縣級領導干部中,只有3人被任命為縣區黨委班子成員,周麟是其中最年輕的一個。然而周麟沒有看到組織對自己的歷練,反而認為受了冷落。年輕氣盛的他社會閱歷相對不足,又沒有足夠的沉淀積累,既驕也躁的情緒傳遞給商人老板后,他們迅速找到了可乘之機。  模糊的政商界線  “圍獵”者通常先取得對方的好感和信任,再適時提出要求。蔣李二人也不例外。在與周麟的密切接觸中,他們了解到他對錢的需求,也深知他明確提出的底線:直接送錢請托辦事,是絕對行不通的。他們選擇為自己的真實目的罩上友誼的面紗,十余年間,每年拜年都會留下一兩萬元的紅包。  周麟也曾有過“無功受祿”的不安。蔣李二人第一次留下紅包的2011年,周麟剛剛離開廬山區到星子縣任職。那時的他對紀法規定只有大致印象,自信地認為蔣李二人已不再是他的管理服務對象,可以當作純粹的朋友。紅包是朋友的禮物,與權力毫無關系。同時,他還有一點私心。相比于老板幾百上千萬元的年收入,這一兩萬元不過是九牛一毛,對周麟來說卻不是小錢,“感覺他們給我錢,就像扶貧一樣”。  辦案人員介紹,周麟最反感唯利是圖的人,但如果先和他成為朋友,再請他辦事,他就容易自我麻痹,認為這是對朋友盡仁義之責。所有給周麟送錢的朋友,他最后都幫了忙。很顯然,周麟將蔣李二人給他送錢與請他幫忙完全分開,后來在子女上學、承接工程等方面為其提供幫助。殊不知,這一個個紅包和一次次請托早已構成權錢交易的事實。  畢竟相識十幾年,很難說他們之間沒有一點情誼,但遺憾的是,周麟始終沒有看清兩人的真實面目。他將自己比作期貨,“如果性價比不高,誰也不愿意投資。我已經明確講過違規的事不會做,他們再送給我錢,出于朋友情誼還是大過‘圍獵’的可能吧。”  周麟不知道的是,在辦案人員面前,蔣某某曾說,和前途好的領導干部交朋友,對我們總沒有壞處。他這么年輕,希望他走上縣委書記的崗位后,我們可以從他身上獲取更大的利益。  【執紀者說】從周麟做鄉鎮主官開始,商人老板就開始對他進行感情投資。一方對金錢的私心和另一方對未來回報的期待與友誼交織在一起,隱藏起利益交換的實質。缺乏沉穩判斷力的周麟能夠分辨一些老板表面的功利,卻沒有看清自己與蔣李二人友誼的復雜性,最終被假象迷惑,掉入溫情陷阱。  不受拘束的小節  雖然周麟自稱職位越高,交心朋友越少。但在外人看來,他經常吃吃喝喝,八小時外飯局一直不斷。采訪過程中,他也反思起廣泛社交、熱衷吃喝給自己帶來的不良影響。  最突出的表現是工作方式的變化。在鄉鎮,周麟是同事口中為人和善的年輕領導,但自從40天無上訪完成拆遷工作后,他認為自己不僅能夠獨立做事,而且老同志做不好的他也能完成。尚未經過沉淀就膨脹的心讓周麟開始享受朋友的奉承,而周圍人看他喜歡吃喝,見風使舵,飯局上的眾星捧月又進一步助長了他的得意。  在工作上,飄飄然的情緒容易轉化為盲目的自信和絕對的強勢。廬山市的一些干部記得,在擔任常務副市長和市委副書記期間,周麟會以非常嚴厲的方式推進工作,有時一點小事不合他意,便會大發脾氣。“應該說那時候我錯把酒肉朋友的吹捧當作真本事,工作推進稍有不順,就會非常焦躁。”周麟對記者講道。  更為不利的是,周麟的社會聲譽在不斷降低。他長期想當然地以為,只要自己不違規為朋友謀利,吃飯喝酒的交往都可以接受。辦案人員發現,在廬山市任職后期,周麟幾乎每周末都回到九江市里吃飯,有時還主動組局。雖然組織曾多次提醒他注意吃喝和交友問題,被虛幻的吹捧沖昏頭腦的周麟依然毫不在意。2017年前后,周圍人漸漸聽說,周麟還和九江市黑惡勢力有著密切往來。  談到這些,周麟有些悔不當初,“我后來才知道,包括涉黑涉惡組織成員在內的一些人,只因參加了我在場的一個飯局,便號稱和周市長關系很好,到處吹牛,給自己謀好處。”  2020年4月,九江市紀委監委接到問題線索,反映周麟涉嫌為黑社會性質組織充當“保護傘”,他受賄的情況也隨即暴露出來。被留置前,他仍然沉浸在吹捧奉承中,暢想著未來的仕途。事實上,他入黨時立下的為人民服務的初心,不知不覺間早已消弭在吃吃喝喝的燈紅酒綠中。  【執紀者說】小節不保,終累大德。常年在經濟社會發展一線工作的周麟,對紀法約束充滿抗拒,甚至認為監督就是“找茬”。仕途的順利更讓他放松了自我要求,將作風問題完全與私生活等同,認為只要工作做得出色,吃吃喝喝不是大事。這背后是一名年輕干部的自滿與傲慢,更是他對黨紀國法的輕蔑與無知。(記者 王丹妮)  同事有話說  同事A:在鄉鎮工作時,周麟年紀輕,很有朝氣,真正想做事,也能把事情做好,而且沒有架子,對大家總是笑瞇瞇的。他比較能吃苦,為了不讓拆遷戶突擊建房套取拆遷補償款,他和鄉鎮干部整晚在村子里蹲守。他的朋友比較多,一星期要陪朋友一兩次,有的是為公事來,有的只是來看看他,對外基本都說的是為了招商引資。  同事B:周麟帶著光環到星子縣,擔任縣委辦主任五年沒有提拔,他心里是非常不滿的。成為廬山市常務副市長后,他驕傲的情緒又高漲起來了。大家都知道他喜歡吃喝,關于作風問題他一般表態很迅速,表態之后卻沒有多大改變。他后來江湖習氣比較重,多少與他愛吃喝有關系。黨內應該互稱同志,他卻經常把“大哥”掛在嘴邊。  同事C:作為廬山市的領導,周麟做事很有魄力,敢擔當,但是普遍反映他脾氣非常大。有時候一句話沒說對,他就很不高興。工作推進有一點沒有達到他的要求,他往往不聽解釋便會很嚴厲地進行批評。說實話,這種工作方式有時確實難以接受。他又喜歡贊美的話,最愛聽的就是“周書記 (周市長)來就是工作成功的保障”。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律師:葉飛爆料并不完全等同于自首 若參與其中將承擔法律責任_新浪新聞

草草影院国产